乐乐彩票

      <kbd id='vxc'></kbd><address id='vxc'><style id='vxc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vxc'></button>

          新聞中心

  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行業資訊
          2018年中国原煤产量实现36.8亿吨 首次超过煤控指标
          发布时间:2019-05-08     作者:佚名   点击量:420   分享到:

          2018年原煤産量實現36.8億噸,超出規劃意見的0.2億噸,首次超過煤控情景産量。

            “去年煤炭産量受開發布局集中、優質産能釋放、下遊消費增長的拉動,原煤産量實現36.8億噸,超出規劃意見的0.2億噸,首次超過煤控情景産量。”

            5月7日,中國煤炭消費總量控制方案和政策研究項目在北京發布的《中國煤炭行業“十三五”煤控中期評估及後期展望》(下稱《煤控報告》)公布了上述消息。2016-2017年,煤炭産量明顯壓縮,完成了煤控情景指標。

            根據此前發布的《中國能源發展報告2018》,去年全年原煤産量36.8億噸,同比增長4.5%;煤炭消費總量達到39億噸,同比增長1.0%,煤炭産量和消費量均實現連續兩年增長。

            針對煤炭行業的回暖現象,自然資源保護協會(NRDC)高級顧問楊富強指出,控煤和煤炭消費下降是長期趨勢,行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任重道遠。目前資産負債率高、債轉股落地困難等問題沒有明顯好轉。

            目前,煤炭行業的資産負債率仍高于工業企業平均資産負債率的56.6%,其負債率已從2016年的69.54%下降到2018年的66.18%。

            他認爲,應盡快落實市場化債轉股配套政策,並提供相關的財政政策和稅收優惠助力煤炭行業去杠杆。

            根據《煤控報告》,中國煤炭行業在2016-2018年間共退出産能8.1億噸,提前完成“十三五”的階段性目標。煤炭開采和洗選行業産能利用率從2016年的59.5%上升到2018年的70.6%。

            近年煤炭行業煤礦數量大幅減少,産業集中度得到提高。全國煤礦數量已從2016年8100處減少到2018年的5800處左右,完成了“十三五”規劃中2020年減少到6000處的目標,大型煤礦産量占比已接近2020年80%的目標。

            同時,産業布局西移,生産中心繼續向晉陝蒙等地區集中。《煤控報告》預計,到2020年,三省區煤炭産量將占全國産量的68%左右。

            根據發改委網站5月7日公布的《關于加強煤礦沖擊地壓源頭治理的通知》,要求進一步壓減30萬噸/年以下煤礦數量,力爭到2021年底,全國30萬噸/年以下煤礦數量減少至800處以內。

            “要認清我國煤炭行業仍然産能過剩的現狀,總體上産能相對寬松將成爲一段時期的常態。”煤炭工業規劃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戰略規劃院院長吳立新表示。

            針對煤炭行業“十三五”後期的發展形勢,《煤控報告》基于能源局公告的生産建設煤礦統計數據,預計2019年到2020年,煤炭行業仍將有1.8億噸的去産能空間。

            到2020年,煤炭行業總産能達45億噸-47億噸,産量37億噸左右,産能利用率超過75%。到2020年,全國煤礦數量或將縮減至5000處左右,大型煤礦産量占比將大幅上升至82%,大型煤炭基地産量占比將達到96%。

            會上還發布了由中國煤炭加工利用協會撰寫的《現代煤化工“十三五煤控中期評估及後期展望》(下稱《煤化工報告》)指出,中國現代煤化工在“十三五”前期發展迅速。2017年,現代煤化工共轉化煤炭7428.8萬噸,約占全年煤炭消費總量的1.96%。

            目前,中國煤制油的産能規模現居世界首位,2017年年底已建成煤制油項目八個,産能規模約906萬噸/年,總産量322.7萬噸,産能利用率35%;煤制氣産業發展相對滯後,2017年年底僅建成煤制氣項目四個,産能規模約51.05億立方米/年,總産量26.3億立方米,産能利用率51.5%。

            《煤化工報告》預計,由于項目經濟性差、輸氣管網壟斷、項目配套的煤炭資源無法保障等多方面因素,2020年中國煤制油和煤制氣的産能分別達到1206萬噸和90億立方米,低于《煤炭深加工産業示範“十三五”規劃》的1300萬噸/年和170億立方米/年的目標。

            楊富強認爲,發展現代煤化工産業,不應以商業化市場開發爲主,煤化工項目開發要慎之又慎。煤化工投資大、風險高,要嚴控規模,以免陷入高碳、高水耗和高汙染的路徑鎖定,浪費和損失高額投資。(界面新聞)